我俩俘虏国民党军一个班

来源:宽甸县老干部局 周云

时间:2019-03-18 10:59:00

 

  我是1947年6月参军的,当时只有16岁,经过两个月的训练后,被分配到东北民主联军11师31团1营1连当通讯员。转过年春天,我连参加攻打辽阳弓长岭安平镇的战斗。这次战斗非常激烈,我虽然是个入伍时间不长的小战士,但已经过了几次战斗的锻炼,克服了恐惧心理,战术动作和心理素质都有很大的提高,在这次激烈的战斗中又经受了一次考验。

  1948年4月12日,我连奉命从辽阳的汤河镇出发,急行军奔向平安镇,于傍晚赶到目的地。根据指挥部的命令,我连担任突击队,主攻敌人的西山阵地。天黑以后,下起了牛毛细雨。连长郭树堂冒雨带领战士向敌人的阵地冲去,我是通讯员兼卫生员,紧跟在连长身后前进。当接近敌人阵地时,被敌人发现,山上山下同时响起密集的枪声。突然,一颗手榴弹在一班王班长身边爆炸,王班长受重伤。郭连长命令我抢救王班长。王班长的伤势很严重,肠子都流了出来,因为流血过多,已陷入昏迷状态。我赶紧为他做了包扎,让担架队把他送到山下抢救站。

  我连的攻势很猛,很快就拿下了敌人的主要阵地,当我赶上郭连长的时候,他正在指挥战士向四周扩大战果。经过一个小时的争夺,西山阵地已全部被我们一连占领。当我们向山下转移伤员和押送俘虏时,指挥部命令李指挥员(我忘记他的名字了)带我前去支援三连在南山的战斗,主要是去帮助抢救伤员。

  南山的地形比较复杂,加上天黑下雨,三连的攻击不太顺利,双方的争夺很激烈。接到命令后,李指导员和我在黑暗中从山下坡的丛林中向南山奔去。西山和南山相距一公里,两山相连的地方有一条小山沟,沟里生长着茂密的灌木杂从。当我俩接近山沟的时候,听到了沟里有人说话,仔细听了一下,听出是国民党兵的声音,他们好像是在受到三连的强攻后顶不住了,要去投奔西山的国民党军,但走到山沟时发现西山已被我军占领,想回南山又回不去了,正在核计找出路。李指导员对我说,这是一伙国民党的散兵,人数不多,不能让他们跑掉,咱们用政治攻势把他们收拾了。于是李指导员在沟口堵着,让我到山梁上喊话。我在山梁上大喊:“沟里的国民党兵投降吧,缴枪不杀,我军优待俘虏!”李指导员接着大喊:“二班和三班堵住沟门儿,不让他们跑掉!”黑暗中,国民党兵听到我们喊话,吓得魂飞魄散,有一个人说:“共军老总,不要开枪,我们投降......”李指导员命令他们就地放下武器,到沟口集合。这时我飞奔到沟里,将他们放到地上的枪机都卸了下来,装到背包里。我们俩一清点,原来是国民党军的一个班,共11人做了我们的俘虏。我俩让他们背上没有枪机的枪,把他们押送到西山脚下的指挥部去。

  当李指导员和我回头赶到南山腰时,山上的战斗也胜利结束了,三连干部战士正在打扫战场。我和三连的卫生员一起为伤员进行包扎和急救。不到夜里10点,战斗就结束了,安平镇胜利回到我军手里。

  在战后进行总结时,全连同志们都称赞我机智勇敢,越来越成熟了。上级为李指导员和我各记大功一次。这是我参军后第一次立功,是我终身难忘的大事。

  88岁离休干部 孙文军 口述

  宽甸县委老干部局 周云 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