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辽宁省委老干部局 欢迎您!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闲情逸致

我与剪辑的情缘

  爱报刊剪辑,始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。那时我在沈阳空军雷达兵某部司令部时任作战参谋。草拟各类文件是日常工作的主要职责。雷达兵专业是业务性很强的兵种,况且我从未从事雷达操纵技术。

  为了弥补自己的先天不足,我坚持到一线雷达站向操纵员学习操作技术外,工作中注意搜集有助于写作的材料,其中囊括军内报纸、刊物上发表的领导讲话、社论、工作部署、总结、雷达兵经验交流等文章,阅后将有用的资料剪辑下来,贴附在本子上。积少成多,汇编成册。剪辑的优越性,它能在起草文稿中可以参照、借鉴。言之有遵循有依据,旁征博引。扩大眼界,激活思路,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,起到事半功倍的预期效果。剪辑成了我笔耕须臾不可离开的良师益友。

  转业到地方,我仍没放弃对剪辑的热爱。部队建立的剪辑,认为其中通用的部分,随手携带,以备后用。不幸的是有的剪辑竟在文革期间,忍痛割爱进行焚毁,至今想起来,追悔莫及。前两年在整理报刊杂志时,看到陈旧泛黄、卷毛边的剪辑,其中有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空军报的社论,雷达兵训练经验等文章,赫然在目。这些资料渐行渐远,我依然爱不释手。情感涌起微澜,依稀的景况又浮现眼前。

  我曾在县青年办工作,后又下基层,历经十三年又折回县(市)局机关。剪辑始终与我同行。从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劳动报》、《辽宁日报》、《辽沈晚报》、《大家报》搜集与工作贴近的各种资料,此间阔展了范围,延伸至文学、军事、历史、人物、典故、生活等方面,形成了拼盘剪辑。从贰零一二年起,又将《辽沈晚报》、《边桂花》栏目刊载的散文,搜集数百篇,单独按时间顺序装订建册,供闲暇时复读。目前,我统计手中的剪辑18本,前后跨越半个世纪之久。

  我不是什么写手,出于工作上的需要,习惯成自然,养成了我对剪辑的厚爱,增添了我对文学的那么一点情趣。

  如今我年事已高,但只要大脑思维灵敏,筋骨能活络,心脏在跳动,绝对不放弃报刊剪辑。托尔斯泰说:“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。”剪辑是我生活、学习和情感的慰藉,弥足珍贵,历久弥新。




发布时间:2017-09-30 供稿:凌海市老干部局王铭铨
相关新闻